小说∥幸好此生相爱过(1)

钱柜777登陆

2018-08-05 23:31:17

【本文2050字,阅览耗时约4分钟】

(楔子)

这天早上,有些阴天的意思。头顶上的天空灰蒙蒙的,淡黄的太阳被一层翻滚着的乱云遮住,显得神秘莫测的奇幻,捉摸不定,忽隐忽现。江水显得极不安详,一波追逐着一波,泛着浑浊微黄的泡沫。江边上的风也有些大。

年轻女子的尸体是被晨练的一位老人发现的。尸体浮在离江桥一里地开外的江叉处,被卡在几只破旧的木船之间。

不多时,尸体就被前来救援的警察打捞上来。现场被一圈蓝白相间的警戒带子围了起来,尸体上面被盖上了浅蓝色的布单,单子的边缘露出双湿淋淋的脚,脚上的白色运动鞋满是淤泥污垢。

四周围了很多晨练遛弯的老人,大家指指点点,窃窃私议着。

再后来,救护车载着女子的尸体鸣着呼啦啦的笛声冲入了市区,很快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海之中。

三三两两议论着的人,凭空想象并演绎出关于此次少女投江事件的不同版本。

但猜测并非事实。很快,人群就散了,各自奔各自的路。

再不久,天居然一下子就晴了起来,明晃晃的太阳突然从云缝中串出,由淡黄转为橘黄,越爬越高,――又一个艳阳天。

江边立时又恢复了清晨的安详和平静。

(1)

馨月在22岁前特崇拜爱情,崇拜的一塌糊涂,是心里想了就会立时开花的那种妙不可言。那时的她,已在上海的一所艺校读大三。

馨月很幸运,16岁时,她由北方一座小城考来这里读书。她知道,自己在同学中是颇受瞩目的,在她18岁之前,她无论哪方面都一直是最优秀的。在她22年的人生经历中,几乎被赞誉和羡慕牢牢占据着,任何人都无可质疑。

关于爱情,其实馨月心里跟明镜似的,她身边始终不缺异性,很多男孩明里暗里在追她。当然,所有这一切,她心里十分清楚――基本都是冲着她的容貌来的。

年轻女孩嘛,长的天生丽质,走到哪都不会缺异性瞩目,这是面相漂亮女孩独有的资本。

馨月自己也是晓得的,论家庭优势和背景,她毫不具备,甚至与绝大部分别的家庭孩子相比,还多少有些悲凉的成分掺杂其中。单身家庭,妈辛苦带大她和姐姐极不易。父亲在她4岁去世后,她们家就从此只有3个女人生活在一起――妈妈、姐姐和她自己。

那时的她年纪小,但丝丝缕缕的记忆却怎么都无法抹掉。

馨月上面有个姐姐,尽管是姐姐,但姐姐的性格却相对懦弱,身子也单薄,如一片轻薄的纸。一次,馨月和姐姐连拉带扛给家里换煤气罐,馨月边干边想,这样的体力活本就该男人做,依稀的记忆中,这都是爸爸的事情,一个家,没有男人真是难。

馨月的老家,是片老旧的厂区宿舍,厂区和家属区比邻,大的无边无沿。这是建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苏式破旧红砖楼房,面积究竟有多大,馨月始终不清楚。妈妈带着她和姐姐就生活在一个又破又旧的平房里,屋子多说不足60米。妈妈住里屋,她和姐姐明月睡外屋。写字学习的时候,馨月就拿小矮凳坐在床沿边儿,就着一个小小的桌。

邻居都说张家三朵花――妈妈、姐姐和馨月。

其实这里的邻居很少记得他们的姓,从来都是馨月、明月的喊,喊常了,自然也就忽略了她们的姓。

馨月后来上大学时总思考着这样一个奇怪的问题:人究竟该不该信命?是不是命运在有意考验她们呢?自爸爸走后,3个女人饱经磨难支撑着只属于她们自己的小小世界。

妈妈年轻时在厂子的文工团跳舞,后来文工团解散了,妈被分在厂子的子弟小学做老师。妈妈的名字里有个萌字,算沾了“月”的光。姐姐叫张明月,而自己叫张馨月,仨人名字里都带个“月”字,那是不是上天注定让3个女人像月亮一样阴缺不定呢?

馨月为此一直觉得即好玩,又缘分,却也想不通个究竟。

高中最后的那个假期,馨月随同学去海南,这也算馨月第一次出远门,同学们兴高采烈地攀爬一座临海的大山,半道上,馨月累的不行,觉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喘。

馨月说你们上吧,我实在是爬不动了,再爬腿非得抽筋儿不可。

她坐在半山腰的石头上乘凉,扭头时,看到有人在树荫下给人算命。馨月看很多人围在那儿,自己也凑前看。

为人算命的大概是个盲人,鼻子上架副大大的墨镜。盲人正给一个漂亮的少妇算命。

馨月无聊,就凑前看热闹。算命的盲人有60多岁,黑衣黑裤黑,人干瘦的不行,脸倒是白净。

盲人坐在小凳上,脚前平铺着一块皱巴巴的红布,上面放一个竹子做的、类似笔筒样的东西,里面满满插着许多红红绿绿的竹签儿。

盲人一边拿捏着少妇的手,一边嘴里嘟囔着念念有词儿。

盲人说少妇是水命,命里犯火,还说你要注小心喽,今年冬天你命里注定有个坎儿,能不能过去,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。

这话顿时吓得少妇紧忙从身上的包包里摸钞票,说师傅那就麻烦您指点迷津,怎么能解?

盲人说好说好说,你再抽个签吧!我给你解解看。

馨月第一次看人算命,觉得特搞笑,也很有意思,就笑眯眯的蹲在一边听。

后来,也不知什么时候,人就走光了。

馨月觉得盲人一直拿眼盯着自己看。

馨月身上发毛。说,老人家,你怎么老这么看我呀?有什么好看的?

其实馨月心里想说的是,难不成你是装瞎子,不是盲人?能看见我?

盲人说,姑娘,我看不见,但能闻得到,你身带桃香……

盲人又故做神秘地说,姑娘,你要走桃花运哪!

馨月先是一塄,接着就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,心想,这个瞎子真能胡扯!

盲人说姑娘你别笑,真的。要不我给你算算看?

馨月连忙说不用不用,要算你也别算我桃花运什么的,我不爱听,你要诚心,就给我看看我以后能做什么工作吧?我是学生,我关心的是以后的事儿。

盲人在征求了馨月的同意后,沾了手搭着馨月的手,半天后摇摇头,说不好说,说不好说,姑娘的脉象混杂异象,我只知道你命中注定要中途而去……好了,时候不早了!姑娘你保重啊!

盲人收起面前的家什,起身就走。

这时馨月才发现,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暗了。

盲人的话弄的馨月心里很不是滋味――呸!真不吉利,啥叫“中途而去”啊!故弄玄虚!

她也不知道同学们是在山上还是由别的小路下山回旅馆了。

馨月就一个人泱泱地沿着盲人走的方向也向山下走去。

(未完待续)

【本账号所发作品皆为原创】主推原创小说、微型小说、散文随笔、现代诗歌。如喜欢请加关注“25度晓说”

相关新闻